十一睡不到11点QWQ

一入全职深似海,主写CP如下
动漫:佐鸣|青黄
全职:伞修伞无差,黄喻,邱乔,王乔,林方,昊翔
可食用的CP:叶all(叶蓝叶黄叶韩不吃,偏向叶张叶莫与叶王)/喻黄喻可吃,王喻也可吃/江周江都吃/喜欢小乔包子莫凡,兴欣粉无误

写文近期相关:青黄(黑篮)|佐鸣(火影)|全职同人

默默地躲在角落里研习着写作的人

【乔一帆出场整理】终有一天,你会绽放光芒

说明:

乔一帆作为出场在较为前期的主角战队中人物,出场较多,这里节选的是有代表性的一些画面,比赛和性格描写,还有他和其他几个对他影响重大的角色交集。

主要节选自这些情节:初次在网游里遇到叶修,在叶修引导下改练鬼剑士,全明星赛对李轩的挑战,离开微草加入兴欣,和好友高英杰的对决,在总决赛上的出色表现

几个对他影响较大的人物有:叶修,高英杰,王杰希

一路成长过来的小乔,终有一天,会在赛场上绽放光芒。


【乔一帆出场整理】终有一天,你会绽放光芒

 

=1

五人中高英杰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但其他四人却也没大到哪去,他们都是微草俱乐部的预备队员,其中有三人都已经在正式比赛中替补出过场。

(中略)

 

高英杰没有正式比赛的经验,另一个同样没有出过场的叫乔一帆,目前刺客灰月的使用者。这两人年纪不大,不过高英杰已经是内定的王杰希的接替人,未来王不留行的主人,而乔一帆只能算是一个资质还不错的新人,虽然报名参加了这个赛季,却依然是前途未卜,也许下个赛季就已经不会出现在这里。像他这样的新人,是完全无法左右自己命运,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少年而已。

 

两人身份悬殊,但都还没什么心机,因为年龄相近,倒是十分要好,干什么都喜欢凑在一起。王杰希刚走,乔一帆正准备凑过来给高英杰说点什么,就听得那边有人喊了一声:“一帆,去给大家拿点喝的过来。”

 

“哦!”乔一帆无奈地应声。

 【小乔的第一次出场】

=1.1

“你原来是玩什么职业的?”叶修问。

 

“原来……”好遥远啊,自己在加入微草之前是什么职业呢?乔一帆忽然间都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他加入以后,俱乐部就把一个老队员退役后无人再用的一个刺客账号丢给了他,从此他就一直是一个刺客。他没有在任何比赛里出过场,除了高英杰没有任何队友会主动找他练习,技术部开发的自制装备,也从来不会是刺客用的。他真的成了一个刺客,孤独寂寞。

 

“刺客这个职业发挥不了你的潜能。”叶修说。

 

“啊?”潜能?乔一帆觉得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很生疏。

 【在王杰希带领微草队员们找叶修PK刷经验值时,叶修与小乔的对话】

=1.2

 

关键还是乔一帆的职业素质,以及优势的大局观和审时度势。乔一帆自己,也在这小小的副本中找到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不,更准确的说法是,在这个团队中找到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乔一帆已经相信,即便不是在流离之地,或作是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是职业赛场,在这支队伍中,自己也绝对有着一席之地。

 

感动啊!

 

短短的这么一会儿里,已经多次产生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这是乔一帆踏足职业圈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对于此,他唯有认真地打好这次副本作为回报,虽然这只是流离之地这么一个非常低端的副本而已。

【小乔偷偷改练阵鬼,跟叶修在网游里刷副本】 

 

=2(乔一帆的转折:全明星赛季的挑战)

主持在高英杰退场后,跟着就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挑战新秀。

 

微草队员,乔一帆。

 

观众一片哗然,完全不知这是个什么人物。别说他们了,就连职业圈中的选手,都在交头接耳打听这是什么人。“这是谁这是谁?”陈果也在不住地纳闷着,唐柔却又是默默地看了这边的叶修一眼,所看到的只是一脸的平静。

 

微草的席位中已经站起了一位少年,在自家队友漠然的目光中,独自走上了赛场。

 

交头接耳声不绝于耳,但是主持人却是继续一板一眼地宣读着这一场比赛的对阵。

 

“乔一帆希望挑战的选手是,操控有第一阵鬼之称的逢山鬼泣,虚空战队的队长,李轩!”

 

这一次,观察、职业选手倒是没太惊讶,新秀挑战的对象,多是这种战队的王牌角色。然而,乔一帆的自家战队微草这边,此时反倒是哗然一片。

 

第0305章 出人意料

 

新秀挑战赛,的确只是属于新秀选手的个人行为,报名,完全不需要通过俱乐部或是战队。但是通常情况下,新秀要参加,多少还是会和自家队伍打声招呼,有的俱乐部有时想要宣传一些新秀选手时,也会主动希望一些新秀参加。

 

乔一帆当然不会是属于后者,微草有着高英杰这样的天才新秀,要宣传要出风头也轮不到他。参加新秀挑战赛,是乔一帆自己的主意,他倒也是有和俱乐部打过招呼,结果只是让大家吃了一惊而已。

 

像他这样的新人,居然也想去参加新秀挑战赛,这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众人的眼神中所说的似乎都是这个意思,这一点,乔一帆早就已经想到了,但这丝毫没有动摇到他的决心。只是轮到队长表态时,他心下里还是有些忐忑。如果队长不支持他这个决定,而他还要一意孤行的话,虽然照规矩任何人也是无权阻挠,但是,自己在俱乐部的前途势必更加灰暗。

 

可是,除了新秀挑战赛,乔一帆已经实在没有任何可以表现的舞台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希望自己可以拥有一次这样的机会。

 

他得到了!

 

队长王杰希没有对他的决定做出任何阻挠,也没有像一些队员一样拿奚落的目光来看他。王杰希做出的只是一个队长应有的态度:简单地鼓励了几句,让他好好表现,多多学习。

 

“我会的!”乔一帆很激动。而后,他就一直在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从来没有哪一个新人,会把新秀挑战赛这样地放在心上,因为他们都懂得,这只是一场“秀”。乔一帆同样也懂,只是,这一场“秀”,他盼望着自己能“秀”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赢得一次转机。

 

乔一帆,挑战第一阵鬼李轩。

 

主持人公布了这一对阵,选手、观众,都是反应平平,会有些激动的,无非都是李轩的粉丝。

 

他们不知道这一场对阵有什么值得他们惊讶的地方,但是微草的人却知道。

 

因为乔一帆所用的职业是刺客,而他挑战的对象居然是使用阵鬼的李轩,这实在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虽然说挑战谁全由得新秀自己做主,但新秀也会有自己的理由。通常大家都会挑战自己在联盟中最喜欢的前辈选手,所以同职业相撞的机率在新秀挑战赛上是极其地高。乔一帆挑战李轩,外人只当也是这种原因,而对于比较知情的微草人看来,却是完全猜不透乔一帆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当乔一帆上场后,也说着向前辈致敬学习一类的陈词滥调时,微草的人更加茫然了。

 

“这小子喜欢李轩?”

 

“不知道啊!”

 

众皆茫然,直至此时,他们才发现对于这个同队的后辈新人,了解真的很少很少。他们不由地望向了高英杰。乔一帆和高英杰关系很好,这或许是他们唯一知道的乔一帆的情况,而一点,却还是因为高英杰的存在。

 

高英杰此时的茫然,却比这些前辈们还要多一些。因为他对乔一帆是了解的,结果却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挑战李轩……想起乔一帆最近总是很忙碌,而且经常独处,和自己的交流也不是很多,高英杰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

 

场上,李轩也已经上台。王牌大神,队长的身份,论气场那真是比乔一帆要强大太多了。上场后也是一副爱惜后辈的模样,简单地说了两句后,两人便各自走向了比赛台。

 

在旁人看来,这好像就是一场和第一阵时一样的比赛。然后微草的人却觉得这当中有些不同寻常。而叶修,更是完全猜到了乔一帆的心思,只是……

 

“唉……”叶修又是轻叹了口气,不巧又被望向他的唐柔给看到。

 

(中略)

 

李轩选择的是鬼剑士,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意外。

 

乔一帆选择的同样是鬼剑士,一样没有人意外,除了微草的人。

 

=3(挑战李轩失败后)

 

乔一帆走下了比赛台,走到了赛场正中,他看到李轩笑容满面地站在他面前,和他说了些什么,乔一帆却一句也听不见。只是机械地和对方握了握手后,默默地走下了赛场。

 

他的身后,李轩正举起双手和观众们打着招呼,多说的几句里,也不乏对乔一帆的表扬。但是乔一帆很清楚,这些只是无关痛痒的客套,对方只是在表现他的风度而已,这些表扬,和他这个被表扬的对象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是一头猪趴在刚才自己坐过的比赛台上,此时的李轩也会很诚恳地说:“不错,打得很好。”

 

乔一帆走向他的座位,他看到了他的队友们。这些本该是他最熟悉的人,他却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乔一帆咬了咬牙,终于是没有再走进去,而是沿着通道一路走了下去。

 

“一帆!”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听出那是高英杰的声音,他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是走得更快了。

 

场馆中的灯光本就是主要打在赛场上,对于观众席上是极其吝啬的。尤其今次用了全息投影技术,为了体现效果,这些多余的地方更是漆黑。高英杰追了出来,却是早已经寻不到乔一帆的去向了。

 

走到通道的出口,乔一帆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赛场依旧是那么绚烂,自己是第一次登上这么漂亮的赛场,但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第0308章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通向馆场外的通道总算不是太漆黑,多少还是留了点照明灯。乔一帆默默地朝外走着,兜了几个圈后,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乔一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自己得是对这正式比赛的场馆多陌生啊!独自一人,居然找不到出口了。

 

在比赛场上一败涂地,意识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很可能就将终结,乔一帆都挺过来了。但是此刻,找不到出路的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楚,眼泪一下子就滑了下来。乔一帆抬起手臂,一次又一次地狠狠把眼泪擦掉,甩开。

 

心酸,反倒逼起了他的倔强,他不信自己连个出口都找不到。挥拭着眼泪,乔一帆也不去辨认方向,只是一味地朝前走着。

 

“你太冒失了。”

 

突然,一个声音在幽暗的过道里响起。乔一帆停下脚步,怔了怔。随后却是摇了摇头。这是过道而已,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想着,乔一帆已经迈步走他自己的,却又听到那个声音说道:“说你呢,还走!”

 

乔一帆一怔,这竟然是在和自己说话吗?停下脚步,回头,过道中一个影子被拉得斜长,一人站在那里,幽暗中也看不清是什么眉目。

 

“你……是说我?”乔一帆还有些不确认。

 

“是啊!”这人一边走了过来,一过继续说着:“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想借这个舞台给大家展示一下你使用阵鬼的才能,但是,你对手选得也太夸张了吧?居然选李轩?你怎么想的?”

 

声音在过道中回荡着,这话一多起来,乔一帆突然觉得无论声音还是语气都有些熟悉,等到对方走到面前,看清眉目,却发现确实不认识。乔一帆还在迷茫,对方的话已经说完,乔一帆有些不知所措地答道:“我是想用阵鬼的,所以……”

 

“如果你是为了讨教,向前辈致敬,你选李轩当然没错。但是你既然是想显示你使用阵鬼的才能,那你最不该选的人就是李轩了。”

 

乔一帆微一怔。在比赛中的时候,他隐隐就已经感到自己好像有一个考虑十分不周全的地方,此时听到这话,突然间已经有所醒悟。

 

“整个荣耀圈里都不会有人比李轩更熟悉阵鬼,你居然想在他的手下显露你的阵鬼技术,当然是会被克制得死死的。班门弄斧,你的水平哪能显露出来十分之一?”

 

乔一帆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他以新秀挑战赛中每个新秀的固有思路去思考,选择了同职业的阵鬼高手李轩。但是他却忘了他参加新秀挑战赛的目的和别人截然不同。他想表现阵鬼,却选了个最熟悉阵鬼的对手,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道最大的障碍。

 

“况且……”对方却继续说着,“阵鬼更多的意识和技术都是在团队中才最具价值,新秀挑战赛这样的单挑比赛里,团队意识和技术本就难体现,再加上你经验又浅,才练了不到一个月,还要去挑战李轩,我都无语了我……”

 

“叶秋大神!!”说到这,乔一帆终于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了。知道他练阵鬼又知他身份的人本就没有多少。他开始浑浑噩噩的,只听得声音熟悉,一时间也真想不起来什么。此时听到这人知道得这么多,再听这声音,终于是叫出这人身份。

 

“嗯,是我。”叶修点了点头,他基本不公开露面,所以能认得他的都是圈里到一定级别的选手,像乔一帆这种,正式比赛都没打过的,虽然投身职业圈,却也没见过叶修的真面目。

 

“不用质疑自己的才能。”叶修说着,“但你也别以为现在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立刻招你入队。有潜质的人很多,但想被职业队看中,起码得有些实质。阵鬼的话,你还差得远。不过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继续磨炼,继续等待机会。才一个月,就想挑战第一阵鬼?荣耀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一席话,说得乔一帆脸红不已。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不行,但在得到大神的鼓励后,对自己忽然又有了信心。他觉得既然叶秋大神都能看出自己的潜能,也总会有别的人可以看出,他需要的只是这样一个机会,一个舞台。

 

所以他参加了这次新秀挑战赛。

 

选李轩为对手,这一点考虑极其不周,这个道理他现在已经明白,但是,他却不会更多地纠结于此。

 

因为这个选择也并没有让他错过什么。即使是选择其他的对手,凭自己一个月不到的阵鬼练习,真的就能展现出足以打动职业战队的才能吗?

 

叶修正是让他明白了这一点,让他明白了他的想法实在有些浮躁。

 

乔一帆此时心思一转,也是很快认同了这个说法。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是像高英杰那样的天才,大神也从来没有给过他这样的评价。

 

回忆最初,大神也只是告诉他,刺客发挥不了他的潜能,而阵鬼更加适合他,仅此而已。

 

自己还需要继续磨炼,磨炼到真正会发光的那一天。

 

乔一帆抹去了眼角的最后一滴泪痕,心中的绝望忽然已是一扫而空。因为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看清了自己,他终于彻底摆正了自己的身位。

 

机会?舞台?

 

现在想这些,还太早。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而他呢?此时根本就还没有准备好,就急着想去抓住一些看起来不错的机会,结果自然只能是跌得头破血流。

 

但从这一刻起,乔一帆决心不再去想这么多。他只要专心地磨炼技术。赛季结束,还会不会有战队接纳?这个一直以来最大的困扰终于也被他想通。

 

有没有队接纳,总是去担忧又有什么意义?先将自身的水平练好,才有可能拥有这些机会。即便这个赛季结束自己暂被抛弃,那也没有关系。自己还年轻,可以继续去练习,继续去等待,大不了,就当是从头再来,再当一回新人罢了。

 

通道依然是幽暗的,但想明白一切的乔一帆心中却是突地一片光明。

 

“谢谢前辈。”乔一帆满怀感激地对叶修说着。

 

“加油吧!”叶修点了点头,转身已经准备离开。

 

“那么前辈你呢?”乔一帆忽然大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要选择退役?”

 

微草的人算是叶修退役后和他打过交道最多的职业圈的人。每星期进行的赌局切磋,个个都是输得灰头土脸。这当中固然有散人的职业优势在,但是大家好赖都是职业水准的,如此连一局都拿不下的概率也未免有些过分。除去职业优势,对手本身的技术水平显然也必须要重视。

 

这样的技术水平,却要选择退役,微草这边早已经有一些议论。乔一帆此时自己彻底摆脱了心结,却是大声地问起了叶修。

 

叶修回过头来,又是笑了笑:“我也在找机会啊!”

 

乔一帆怔了怔:“你还会再回来吗?”

 

“当然,虽然我老了点,但也还没就想着放弃呢!”叶修说着,已经转了身去,朝乔一帆摆了摆手后,渐渐消失在了昏暗的过道里。

 

乔一帆又是独自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迈步离开。这心中豁然以后,该往哪走似乎也变得清楚起来。过道依然是那个过道,几步走来,却是很快就转了出去。只是,转出的方向并不是离开,而是又一次回到了场馆内,回到了那个绚烂的舞台面前。

 

=4

乔一帆一边观看着场中比赛,一边摸回了微草战队的席位。

 

“一帆!”除了高英杰惊喜地叫了一声以外,其他人都只是斜斜地瞥了两眼。

 

如果是之前,乔一帆绝对是羞愧难当,但是这一出一进之后,心境已经大不一样。战队对他的冷落鄙视,他都已经觉得不再重要。只要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何愁没有去处。

 

“上了个厕所。”乔一帆一边笑着对高英杰说了一句后,一边默默地坐到高英杰旁边,他原本的位置上。

 

“唐昊在挑战林敬言呢!很不礼貌啊,上场就说要以下克上,都用的自己的账号,都是动了真火了。”一等乔一帆坐定,高英杰就连忙向他交代着这一场比赛的情况。

 

“嗯嗯。”乔一帆连连点着头,立刻很认真地看起了比赛。心下却是很有一些感激。他很清楚,自己这好友向自己说这些绝不是给他补充他漏掉的剧情那么简单。他是想多说些什么来帮乔一帆分分心。显然刚才那一场失败,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痛快。高英杰是很腼腆的人,那些很直接的安慰话他是说不来的,只好用这样的方式,有些手忙脚乱地帮乔一帆分散着精神。

 

=5

“小兄弟,身手不错啊,哪家战队的?”魏琛退役很多年,但荣耀依旧在玩,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乔一帆操作严谨,有条理,这种气度,魏琛一看就知道是受过系统训练的职业派。

 

普通玩家操作再猛,却还是都会带着野路子的习气。这种风格,像他们这些老一辈的职业选手都无法避免,毕竟他们都是玩了很久网游后才开始摸索进入职业圈的。只有后来的一些新人,汲取着老一辈选手摸索留下的经验,少走了不少弯路,这才完全消磨掉一些玩网游时养成的许多乱七八糟的习惯。乔一帆的操作就有着这样的烙印,所以魏琛很快就判断出来眼前这小子是职业级的,而且是新生代,所以才有了“小兄弟”的称呼。

 

乔一帆老实孩子,况且听对话就知道这人和叶修认识,一时间也摸不清这关系,听这人问话,也就老实地答了一句:“微草。”

 

“哦,微草啊!微草了不起,说起来和我你们微草的队长也是很有些交情。我看你技术相当了得啊,回头我得给他打声招呼,让你打打首发。反正现在已经是赛季末段,你们微草得胜算是大局已定,该是练练新人的时候了。嗯,这点薄面,我相信我还是有的。”魏琛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你不差,缺得只是一个机会。”

 

机会!

 

主力!

 

对一个新人而言,最有诱惑力的字眼也不过这些了。

 

换作是全明星周末之前的乔一帆,如果听到有人承诺他这两样东西,或许已经激动得纳头就拜了。

 【沉下心来磨练自己的小乔】

但是在全明星周末上搞砸了的一场新秀挑战赛后,在以为一切都结束,却又碰到叶修以后,乔一帆已经是彻底醒悟了。

 

论机会,新秀挑战赛又何尝不是一次机会?

 

可是他却没有抓住。

 

没有机会,可以说是自己运气不好;抓不住机会,难道也要归结为运气?至少乔一帆明白他不是。他抓不住机会,就是因为他实力还不够,仅此而已。

 

这段时间他在继续苦练,他已经不再浮躁,在没有养成足够的实力之前,他不会再去贸然尝试什么机会。

 

曾经可以打动他的一番说辞,此时乔一帆却已经可以一笑置之,他甚至可以很坦率地回答魏琛:“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准备好去迎接机会。”

 

“不!”魏琛的口气听起来远比乔一帆要坚定许多,“过去的你还没有准备,但是现在的你已经完全不一样,你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慷慨陈述这番说辞的魏琛甚至忘了操作,手下术士在这一串话时傻站着让一寸灰连砍了两刀。

 

如此诚恳,让厚道的乔一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结果就听得魏琛又是一声大喝:“属于你的时代已经来了!整装上阵吧!周烨柏!!”

 

乔一帆一听顿时一呆:“我不是周烨柏。”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周烨柏是谁?”

 

“哈哈哈哈!”另边叶修的笑声已经传了过来,“牛啊你,为了加强说服力,放弃操作硬挨上两刀也要去搜一搜人名。玩砸了吧你?你弄错人了老兄!”

 

“不会吧?那你是谁?”魏琛问。

 

“我叫乔一帆。”

 

“乔一帆?”魏琛嘀咕着,似乎又是飞快地翻去扫了一眼他刚刚搜索的微草的成员名单:“乔一帆不是玩刺客的吗?”

 

“行了吧你,都这样了还想接着忽悠啊?一帆你别听他扯,他和你们队长有个屁的交情,他连你们微草的大门现在是朝南开了都不知道。”叶修说。

 

“靠,谁说我不知道,我前些天刚刚和你们队长吃过饭。”魏琛说。

 

“我们微草的大门,一直也没朝南开过啊!”乔一帆弱弱地说了一句。

 

“我日,我就说你这个家伙比我还要卑鄙的,我和你拼了!”魏琛大喝一声,突然不顾一切地让他的术士朝君莫笑冲了去,手中已经凝起了一道法术。

 

乔一帆也真是被这番忽悠搞得有点晕,此时大惊连忙抢上阻拦,结果却听到叶修大叫了一声“当心”,那术士手一抖,一道束缚术竟然是朝着身后丢了过来。

 

第0515章 这才是大招

 

一切都发生在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

 

一个刚刚很正经地对自己说着“属于你的时代已经来了”的家伙——虽然他叫错了名字,但乔一帆还是觉得他的话挺让人感激。结果转眼间就是一个阴险之极的偷袭。虽然叶修叫出了“当心”,但是对乔一帆来说,一切都已经迟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在咫尺。魏琛的术士吟唱搓法术他根本就没看见,等他看见时,也是叶修喊出的“当心”的时候,术士的手一抖,那道弯曲的黑光好似走了一个弧度一般,瞬间就把一寸灰给缠绕起来了。

 

“唉,年轻人啊!”

 

叶修和魏琛此时居然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卑鄙,真是太卑鄙了!”陈果早都已经要跳起来了。反倒是乔一帆自己,被偷袭命中,再听两人在那叹息,很觉得尴尬。谨慎而又习惯于怀疑自己的他,在出现情况时第一时间不会去数落对手的不是,都是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于是他很遗憾地感到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他觉得那两人的叹息没错,自己太年轻,太木有经验了……

 

=6

此时的微草俱乐部,也有人正在打点着东西准备离开。

 

乔一帆的房间里,高英杰默默地看着他在收拾着东西。或许他应该上去帮手的,但他却又不想上去帮手。收拾得慢一点,乔一帆至少可以在多耽搁一会儿不是吗?

 

高英杰是实在不愿意好友离去的,但是一切却都已经成了定局。

 

联盟职业选手的合同,通常都是某年7月1日起,某年6月30日终。于是每年的6月30日,都有一些选手的合同到期。俱乐部会挽留的选手,基本都会在合同到期前完成续约。今年的6月30日,乔一帆是到期选手中的一员,但是很遗憾,还没到6月30日这最后一天,俱乐部方面就已经通知他,他不在微草战队未来的计划中,可以到合同自动终止后,另寻出路了。

 

另寻出路?

 

乔一帆苦笑。这赛季他没有在正式比赛中出场过哪怕是一秒,他这类选手,通常是被称为“最靠近饮水机的一员”。是的,他在战队中存在的价值,或许就只是给其他选手端茶倒水而已。

 

他不在微草战队未来的计划,但是又有哪支战队会把一个靠近饮水机的选手列入未来的计划呢?

 

冠军队的未来?

 

笑话,高英杰的存在,这个光环已经全部笼罩在这个天才身上。现在乔一帆合同到期没被续约,就已经证明他完全不是冠军队的未来,过去或许被看好过,但现在已经迅速泯灭了。这样的选手,不是哪个战队实在无人可用,怕都不会留意到。至少到了6月30日,最后一天的时候,乔一帆也没有受到过任何战队的邀请。

 

他这级别,还够不上有什么经济人来为他打点。他或者毛遂自荐,或者傻傻地等待,再或者,从此离开这个圈子,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有什么打算?”高英杰担忧的也正是乔一帆对未来的选择。他知道好友的现状。而以他目前在微草的地位,如果强势一些,或许可以蛮横无礼地要求把乔一帆留下,但高英杰终究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他只能尊重俱乐部的决定,一边却又对好友的未来感到担忧,除此以外,他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我啊?”乔一帆笑了笑,看起来他倒是并不如何焦虑。

 

“先找个网吧去看看。”乔一帆说。

 

第0718章 黄金一代

 

“网吧?”这实在是让高英杰非常茫然的一个答案,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等到看清乔一帆又是明确地点了点头时,他发现,乔一帆的东西已经全部收拾好了。

 

只是一个行李箱,装着一些随身的衣物而已。其他的东西设备都是俱乐部提供的,新人实在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追求太多的物质。不像许多成名的明星选手,在外自己购置房产后,俱乐部所提供的房间都只是他们随意的一个歇脚处。不过由于职业选手也具有一定的流动性,指不定哪一天就得转会换个城市,所以买不买房的也要看个人情况。

 

“你刚才说你要去哪?”高英杰对乔一帆所说的答案依然存有疑虑。

 

“是去一个地方,继续训练,提高自己。”乔一帆笑着说,“放心,我会回来的。”

 

“哦……”

 

“只不过,到时我们恐怕不会是队友了,真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和你并肩比赛。”乔一帆说。

 

“没关系,我们总还是朋友嘛!”高英杰说。

 

“说得对。”乔一帆笑。

 

“我送你?”

 

“好。”

 

两个少年一同走出了俱乐部,只是出了正门后,一个上了车,一个却留在了原地,互相挥了挥手,从此踏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7

兴欣网吧,是这里没错……

 

乔一帆是直接找上门来的,不过事先早和叶修联系过,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个地方。在得知不会被微草留下,也没有收到来自其他俱乐部的邀请后,乔一帆终于打定主意,要投奔这位对自己帮助很大的前辈,哪怕当作拜师学艺也好。冠军队出身的他,就算一开始被微草选中时还有一些骄傲和自豪,经过了这一年也早已经磨得一点渣都不剩了。

 

他的请求,叶修当然没有拒绝,顺便也就告诉了乔一帆他们这边的计划,乔一帆一听之后也是欣然接受。正在学习提高之余拥有重新成为职业选手的机会,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在兴欣网吧前台等候的乔一帆,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但是很快,他听到之前帮他去送消息的那个网吧爬上的楼梯口处,传来一堆的脚步声,貌似是有不少人涌下来了。

 

“是前辈他们吗?”乔一帆心下想着,目光已经留意向了那边。很快就看到一二三四五,五个人接连走了下来,正对着他这边来了。乔一帆一眼就认出了当中的叶秋。

 

“前辈。”乔一帆连忙主动上前,毕恭毕敬地招呼了一声。

 

“哈哈,小鬼,不错嘛,很有礼貌呀!”结果却是边上伸出了一只手来,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就来自于叶秋前辈身边那个满脸胡子的疑似中年人。乔一帆吓了一大跳,难道自己认错人了吗?不应该啊?

 

踌躇的乔一帆不知该如何招呼下去了,结果听到被他唤作前辈的人已经开口:“哈,这位也算是你的前辈了,魏琛,听说过没有?”

 

乔一帆没听说过。

 

如果他是术士职业,再或者是蓝雨战队出身,了解过蓝雨战队队史的话,或许会听说过魏琛,但是以他现在的资历,那和孙翔一样,对于魏琛这个名字都陌生得很。不过孙翔敢于嚣张地问句“那是谁”,乔一帆却哪有这派头,连忙也是向魏琛问了一句“前辈好”。

 

“哈哈哈,好,好,有前途,小鬼有前途啊!”魏琛又是重重地拍了乔一帆两下,对于乔一帆到底是不是知道他也完全没有介意。

 

“包子,寒烟柔。你在游戏里都认识的哈。”叶修把包子和唐柔介绍给乔一帆。这两人包子嘻嘻哈哈的,唐柔接人待物也不会有什么失礼,给乔一帆的印象都是大好。

 

“这位,就是我们的老板了。”最后,叶修才把陈果郑重介绍了一下。结果如此一本正经地倒是让陈果有些手足无措了,最后闹得像个大家长似的:“来啦?住处都安排好了,晚点让老魏和包子带你一起过去就好了。”

 

“好的,好的,谢谢谢谢。”乔一帆连忙应着声。

 

而后一堆人围着他正在进一步地熟悉时,楼梯声又响,却是陶轩三人等得不耐烦,也赶下楼来。三人一人架着个大墨镜,黑客帝国一般。

 

职业选手虽然大家都认得,但那毕竟都是从电视之类的平台上,现实接触到的话,却得有个辨认的过程,所以一副墨镜就成了很好的掩饰。但是乔一帆不太一样,就算是“饮水机身边的选手”吧,但也都是随队到处出征的,微草选手会接触到的人和事,他也基本会经历,他对于职业选手总算都有过近距离的直接接触,虽然次数也不多。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三人此时直奔着他们这堆就来了,这让乔一帆有了充分地,一直正对着这三人看的功夫,一眼觉得有点熟,第二眼开始认,第三眼已经认出来,跟着就已经失声叫出来了:“肖时钦前辈?孙翔前辈?你们……好……”

 【噗……实心眼的小乔……】

乔一帆多有礼貌啊!注册成为职业选手只比他早了一年的孙翔,都被他以前辈相称了。在失声叫出后,连忙也弱弱地向这两人问了声好。

 

但问好虽弱,之前的叫声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范围内吸引到的人可不少。数名网吧里的客人、玩家抬起头来,朝这边一打量。一有了这样刻意的注目,又有了乔一帆这种提示后,墨镜这种掩饰就显得不堪一击了,孙翔和肖时钦火速被荣耀粉给认出来。

 

(接着引发兴欣网吧一片混乱的围观_(:зゝ∠)_)

 

“我……我……”乔一帆有些紧张,他感觉是他闯了祸了。

 

=8(嘉世老板初会小乔以后造成的神误解=w=)

粉丝们虽遗憾,但毕竟的确折腾了有些时间,倒也表现得比较商量。嘉世一行人冲出兴欣,逃一般地冲回了斜对面的嘉世俱乐部,陶轩也再没有过来和几人说什么话。

 

但是那个乔一帆,终于还是给他留下印象了。

 

那一句“肖时钦前辈、孙翔前辈”,可是给他们平添了不少麻烦,而且给兴欣搞了一次活广告。这家伙,也不是个善茬啊!

 

陶轩没去想着这是被指使的或是什么,因为真想这样搞没必要嘛!他们那五人想喊随时随地每个人都可以喊,都可以给他们一样的困扰。但是五人都没有如此,偏偏是新来的这个乔一帆,一见三人就来了这么一嗓子,实在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这样的家伙,居然才那么点大,这必须得防啊!

 

陶轩百忙之中也是不忙侦查敌情,乔一帆被他努力留意了。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那家伙还一副闯了祸后忐忑不安的模样,演技派,这还是个演技派。

 

乔一帆,我记住你了!


(然后陶轩如临大敌地打电话给微草老板,微草老板打给微草经理,微草经理再打给微草队长王杰希orz)


不过在听了王杰希的一番论调后,微草老板心下终于是释然了。王杰希没有全盘否定乔一帆的才能,关键是他与微草战队适合与否的问题。微草战队是追求总冠军的队伍,队中的每一位选手都应该能为这个目标添砖加瓦,乔一帆却不具备这样的作用。微草战队不需要这样一个有没有无所谓的角色。他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无法肯定,但微草战队给不了他需要的成长空间,留着他,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王杰希在这时对乔一帆的看法】


=9(小事情对小乔的神误解=w=)

那眼下还有的一个就是……

 

肖时钦的目光落到了乔一帆身上,这个少年,昨天让老板也是大大地重视了一番。肖时钦昨晚也是想办法了解了一下这少年的情况。从官方公布的信息上看,上赛季在微草,这个乔一帆注册的职业明明是刺客啊!结果全明星周末,他却用鬼剑士向李轩挑战,而刚才肖时钦扫了那么几眼,也看清乔一帆现在在用的也绝对是鬼剑士。

 

这是怎么回事?肖时钦想着这当中的味道。难道说,是叶秋一早就已经把乔一帆争取了过来,并说动他放弃刺客改用鬼剑士?难道说,叶秋这边,鬼剑士的装备也早有准备吗?正想着,突然就看到乔一帆起身,迈步朝着他这边走来。

 

第0738章 千机伞,提升!

 

肖时钦一怔,乔一帆可是现在连他们嘉世老板都有些揪心的人,现在过来了,这是要……做什么呢?

 

肖时钦目光转也不转,盯着乔一帆一步一步过来,走到饮水机旁,拿杯倒下一杯水,随后返身,搁到了肖时钦身前的茶几上,开口道:“前辈,喝水……”随后就回到座位上了。

 【送水好少年小乔,送水给前辈……】

呃……肖时钦仔细思考了五分钟,实在是觉得,乔一帆这个举动,应该没有什么暗示,也没有什么问题存在吧?

 

=10

“小明坐吧!”叶修说。

 

小明连忙飞奔过去坐在沙包上,双手放在膝盖,特别规矩。

 

乔一帆起来,给小明倒了个水放在桌上。小明看是个孩子,却也不敢怠慢地道了声谢。一边陈果也就略略介绍了一下:“这是乔一帆,以前微草战队的。”

 

“我操……”小明端起水正准备喝一下压压惊,听陈果一说手顿时一抖,水都洒出来了。还好乔一帆这水兑得并不烫。

【又一次送水,给粉丝……】 


=11

常先满脸震惊地望着乔一帆。乔一帆被他这么一望顿时也紧张了。他在微草队小透明一个,接受采访怎么也轮不到他啊!接受这样的专访,对他而言也是头一遭呢!一看这常先震惊地望着自己,乔一帆也有点震惊,“我我”了两声后,突然冒出一句“我去倒水”,居然就跑开了。

 【文中第三次送水,给记者……】


=12(网游里与高英杰和王杰希的相遇)

一时间,他完全忘了乔一帆早已经不在微草战队,和他也不是队友,他只是出于本能地去保护,手下魔道学者立即骑着扫把飞赶过去。

 

乔一帆大局观出色,自然洞察到了卢瀚文要攻击他的举动。一寸灰扬剑一挥,直接冰阵丢在身前,形成了一片保护区。

 

卢瀚文一看,只能绕走,结果就被高英杰的魔道学者追上,一个斜冲下来,将卢瀚文的剑客扫了个踉跄。

 

一寸灰自己的冰阵,对自己当然全没影响,大步走着冰阵逼近,接高英杰的攻势,鬼剑三连斩,月光斩、满月斩加鬼斩,将卢瀚文的剑客劈得很遥远。

 

“想不到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并肩战斗。”高英杰这时反应过来两人再非队友,很有几分黯然地勉强笑道。

 

结果没等到乔一帆说话呢,就觉得角色已被人从身后提起,跟着就被扔了出去,空中无法受身操作,是强制倒地的抓取技。

 

“并什么肩,都是对手,认真点!”叶修的君莫笑把高英杰的魔道学者扔出去后,说道。

 

第0947章 乱斗

 

乔一帆的态度果然很端正,再说高英杰的魔道学者也已经被扔远,没法多做交流,乔一帆继续操作着他的一寸灰整理着场面。

 

“不错的阵鬼!”

 

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又一人骑着扫把飞到,但这次可不再是高英杰。

 

面对昔日的队长,乔一帆情不自禁地有些畏惧,一时间,竟然忘了该如何应对,看到包子入侵的流氓非常鬼祟地提了块砖悄然摸到王杰希的魔道学者背后时,竟然下意识地叫了一句“当心”。

 

其实王杰希哪会这么容易就被偷袭到。那边黄少天的剑客突出其来的一剑,他都注意到了,更何况包子这点并不高明的手段?躲避黄少天那一剑的同时,顺便也就被包子入侵这一砖给避开了。

 

“叛徒!”包子却当全因为乔一帆的提醒,气得大叫。

 

“啊?”乔一帆瞬间也反应过来,羞愧满面,几乎没脸面对这一屋的人了。不管他的提醒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作用,但在那一刻,他确实叛徒了。在微草虽然只一年,但这一年对他的影响显然并不简单。

 

=13

莫凡也默默地看了叶修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乔一帆从旁递上去了一瓶水,莫凡微怔了怔后,接过,朝乔一帆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第四次送水,给队友……】 


=14(鬼剑创新)

惊讶的不只是观众,就连坐在两边选手席中的职业选手,包括叶修、王杰希这样的大神,都震惊了。

 

这是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也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奇异情景,这么惟妙惟肖的一个轮廓,这是巧合吧?

 

微草的选手们需要猜测,兴欣的可就直接了,齐齐转过头去望着乔一帆,用目光就让乔一帆明白了他得给解释一下。

 

“啊……这个,是我无意间发现的。”乔一帆说。

 

“你有意制造的!”叶修惊讶神色不改,因为他很清楚,这种东西,注意到是一回事,但能再度重现,那是另一回事。

 

“嗯……我试着练了练,还好有罗辑帮我计算了当中的一些东西。”乔一帆说着,又把队员罗辑推出来一同领功。罗辑平时都在学校,但到周六比赛日,就会飞赴比赛场和大家汇合,累是累了点,但是如果连比赛都不到场,他会觉得他这个职业选手的身份实在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一点点而已。”被乔一帆推出来的罗辑,连忙说着。

 

“了不起!”叶修称赞着。这个手法,能有多高的实用性暂且不谈,但是年轻选手具备这样的创造和钻研精神是绝对值得鼓励的。叶修敢肯定,这是荣耀史上前所未见的新技巧,哪怕是虚空那两位全明星级别的鬼剑高手,也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手法。

 

“啊……还好吧!我只是觉得,可能会有一些作用。”乔一帆被这样的夸奖,弄得有些无所适从。

 

“回头大家一起讨论讨论。”叶修笑道。

 

“是!”乔一帆也很高兴,这种认同感,真是再多也不会觉得腻啊!

 

 

=15(与高英杰在个人赛对上)

 

个人赛第二阵。

 

兴欣,乔一帆,一寸灰。

 

微草,高英杰,木恩。

 

当电子大屏幕上打出两队出阵选手的名字时,两队中起身准备上场的选手都是一愣,不由地都转身朝对方的选手席上望去。

 

在微草战队时,他们是最好的伙伴。只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乔一帆一直挺羡慕高英杰,羡慕他的才华,羡慕战队对他的重视和期待。相形之下,自己到底会成为怎么样的选手,乔一帆一直都不怎么清楚。

 

高英杰也一直清楚乔一帆的处境,他挺想帮助他,却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当战队宣布放弃乔一帆时,高英杰鼓足勇气找过队长王杰希,得到的答复是“战队不需要”。

 

答案有点冷漠,但很真实。高英杰清楚这不是过家家的游戏,战队不需要,没有什么是比这个理由更充分的了。在微草,一切都是以战队至上,战队不需要,纵然有千般才华万般技巧,一样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强如王杰希,都需要改变自己的风格来服务战队,还有什么选手有资格将自己凌驾于战队之上呢?

 

一对好友,就这样各奔东西,各自走上了他们自己的荣耀之路。

 

高英杰在接下来的赛季,正式成为微草主力,入选全明星选手,星途无量。

 

乔一帆却加入到兴欣这支网吧战队,从挑战赛中一路闯关。

 

他们都在关注着对方的表现,注视着对方的成长,为对方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

 

终于,兴欣挑战赛最终夺冠,冲进了职业联盟。他们再度相遇,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队友,而是对手。

 

第八轮兴欣主场对微草,乔一帆就曾在个人赛中出战,对手正是微草队中的鬼剑选手周桦柏。他拿下了胜利,证明了自己,并以新创造的打法引发了很多关注。

 

高英杰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为乔一帆如今的实力感到高兴,再一方面,乔一帆已是对手,他的胜利,可是给微草带来了失败。

 

而这次,两人都没想到他们居然要亲自完成一场胜利与失败。

 

在回头互望了一眼后,两人转回身,各自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上了比赛台。


=16

将对手关入自己的连环鬼阵后,对于一个阵鬼来说比赛就已经赢了一半了。

 

乔一帆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对手是好友而有丝毫留情,他一丝不苟地操作着,召唤着新的鬼阵,完善着构成。这时的他,拥有很多施法空当,不用再在这图上寻找什么可怜的掩护。他的鬼阵,终于成了他最可靠最结实的掩护。

 

这样的机会,乔一帆不会放过。

 

他走到今天很不容易,若不是有遇到叶修,遇到兴欣战队成立,他或许已经不再是一个职业选手。

 

而现在,他从一支战队放弃的小透明,变成另一支战队的主力成员,而现在,更有机会打败昔日战队被称为天才的家伙。

 

这样的机会,怎能错过?

 

乔一帆要做到,他让所有人知道他可以。包括眼前他的对手,他最好的朋友。他只是很遗憾,这种胜利的感觉,曾经是他们一起经常谈论,却没有机会共同去创造的。而现在,创造的方式,却是击败对方。

 

很遗憾,这个胜利的滋味,恐怕没有办法和你分享。

 

个人赛第二场,兴欣战队乔一帆胜。

 

=17

叶修之后兴欣的选手一个一个从他面前走过,握手,直至兴欣战队的最后一位,乔一帆。

 

一年多的时间,对于他们这种年龄的少年,可以成长许多,无论是样貌上,还是心性上。

 

两人的个子都更高了,脸上的稚气也褪去了更多。高英杰脸上还挂着泪花,此时看到老友,这才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抬起手来抹了一把。

 

乔一帆没有笑话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盒纸巾,递给了高英杰。

 

高英杰接过,却没有再去擦拭眼泪。

 

“一帆,你现在好厉害。”高英杰说着。

 

“你也很厉害啊,还是那么天才,在暗阵里还能打。”乔一帆说。

 

“那有什么用,我们还是输了。”高英杰说到这时,黯然依旧。

 

“继续加油吧!”乔一帆说。

 

“嗯,下次我一定要赢。”高英杰说道。

 

“好。”乔一帆微笑着,完全没有计较对方这种“我一定要赢”的表态中所暗含的“你一定会输”的意味。

 

=18

乔一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小透明,而是随着兴欣这匹黑马,一同凶狠闯入人们视线的优秀选手。他的过往早已经被人挖出,而像左宸锐这种掌握着一定话语权的微草黑,更是多次拿着乔一帆说事,奚落微草有眼无珠放走了大好人才。

 

乔一帆的表现引人注目。甚至很多人为他感到遗憾:这明明才是他初次站在职业赛场上的处子赛季,但是因为早在微草就成了注册选手,所以他并不能算是初年新秀,所以无法竞争最佳新人。

 

不然的话……

 

很多人都喜欢说这种如果,但是乔一帆本人从来不关心这种如果。他对在兴欣的现状很满意,满意极了。

 

他更换了职业,成为了阵鬼,在兴欣有着稳定的出场机会,甚至连并不太适合阵鬼发挥的单挑赛场,他都时常能得到机会,这种有价值的充实感,是他在微草的一年从来未曾体会到过的。

 

他得到了重视,甚至有不少战队私下联系过他,试图将他挖走。

 

乔一帆毫不犹豫地都拒绝了,无论任何战队,无论任何许诺,都不能让他动心。因为他永远记得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向自己伸出手的是谁。

 

对于被冷落,乔一帆没有什么怨恨;但是对被重视,他肝脑涂地。

 

他希望就在这里,让兴欣承载着自己,实现自己的一切理想。

 

理想实现得有些太快。

 

乔一帆的过去经验,让他非但不会好高骛远,反倒会万分的小心翼翼。他最初的想法,只是从兴欣这里重新开始,一步一个脚印,重新成为职业选手。

 

是的,他的最初目标就是这么低,他只是不想就此放弃荣耀,还想继续做一位荣耀职业选手而已。

 

但是现在,他站在季后赛的舞台,并且和战队一起顺利闯过了第一轮。

 

理想实现得太快太快,快得让乔一帆都有些手足无措了。现在应该以什么为目标啊?总冠军吗?

 

这居然不是一句玩笑吗?

 

当现实就这样出现在眼前时,乔一帆真的有些目眩。兴欣的前辈们总是嚷嚷着冠军什么的,但乔一帆一直想这就是对大家的一种鼓舞了,虽然这种鼓舞有些天马行空吧!但是,兴的几位前辈就是那么爱开玩笑的啊!

 

原来这不是玩笑。

 

原来自己的自信还远未够啊!

 

原来他们真的有争取冠军的能力啊!

 

眼看着季后赛一天天临近的时候,乔一帆就已经在手忙脚乱地调整心情,调整状态。

 

因为他发现兴欣真的要朝通往总冠军的独木桥冲过去了。

 

手足无措之余,乔一帆也会激动,也会兴奋。

 

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才不至于成为总冠军征程上的负累。他一再这样告诫着自己。

 

而现在,他就要单枪匹马地站在场上,为兴欣的征程去铺垫道路了。

 

乔一帆深呼吸,走上了场,不由地回眼又朝队伍的选手席那边望了一眼。他们的队长,叶修,正朝他举起胳膊,扬起了手,挑着大拇指。

 

“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出色!”

 

这是他上场前,叶修对他说的话。

 

这句话叶修也不是第一次对他说了,每一次那确凿的口吻,都会让乔一帆充满斗志和信心。

 

他不能辜负前辈,还有队伍的期望。

 

=19(展露的光芒和成长后变得成熟的心态)

乔一帆!

 

昔日微草队中的小透明,如今竟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得到荣耀第一人周泽楷的特意关注,这一幕,让那些留意乔一帆这一路曲折的人都是感慨万千。

 

职业选手席这边各队的选手忍不住都要看看微草战队的反应。这个被他们放弃的选手,现在反倒是先他们一步杀到了总决赛,不知道微草的选手们此时作何感想呢?

 

一帆加油!

 

高英杰没有叫出声,只是心中默默地鼓励着好友。即便是职业选手这边,因为过分关注两线的战斗而忽略乔一帆举动的人也大有人在。但是高英杰没有。无论场上发生了什么,他都会去留意一眼乔一帆的举动。

 

就在方锐发出消息的时候,苏沐橙和乔一帆齐齐调头,他本以为乔一帆也是要向那端支援的,却不料最终他是返身冲向了这废料库。

 

“很出色的判断。”

 

“相当优秀的大局观。”

 

高英杰听到身边不断有前辈点评着乔一帆的举动,他为乔一帆感到高兴,为他感到骄傲。

 

在微草的时候,同期新人的两位总被习惯性拿来比较,在高英杰的天才之名下,乔一帆被映照得无比渺小,从一开始,高英杰就拥有乔一帆无法企及的高度。

 

可是现在,却是乔一帆先一步打到了总决赛,更能在场上有这样出色的表现。

 

现在,该是我来追逐你所能实现的高度了,希望我们能在这样的决赛场上相遇。高英杰心中暗暗想着。

 

第1624章 再不是一个人

 

好友为他感到骄傲,但是乔一帆自己呢?

 

他很平静。

 

被荣耀第一人重点看顾。换是微草小透明的时候这或许会让他很激动,但是现在,他不会。

 

因为这里是比赛场上,没有什么身份的高低,有的只是输赢。站在场上,所需要在意的就是如何全身心地去赢取胜利,仅此而已。而这一点,他就是从荣耀第一人身上学到的,另一位荣耀第一人。

 

=20

在第五个鬼阵放下后,乔一帆立即操作一寸灰发动了鬼神盛宴,刚刚好赶上第一个放下的鬼神暗阵即将消失前的一瞬。

 

紧张?

 

他一点都不紧张,第五个鬼阵和发动鬼神盛宴的完美衔接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些认为他是迫不得已才引爆鬼阵的看法,在职业选手看来简直太搞笑了。

 

他们已经忍不住要为乔一帆鼓掌。

 

他的表现不是最顶级的。最顶级的,依究还应该是用良好的鬼阵节奏控制好大局。

 

但是他的表现却是最极致的,在当下这个局面,这个状况中,他所能做出的最极致的表现,他淋漓尽致地做到了,已经无法比这更出色了。

 

漂亮,相当的漂亮!

 

出色的大局观,让他能从整体清晰地审视问题。他考虑到了兴欣方面他和安文逸与对手相比之下的实力差距,也考虑到了叶修一对三坚持了许久之后的疲惫,综合这种种因素,最终做出的决定,真的恰到好处到令人叹为观止。

 

职业选手们赞叹,一边又要情不自禁地去看两眼微草战队。这样一个优秀的选手被轻易放走,微草会后悔吗?尤其是微草阵容中其实也是有鬼剑士这一职业的啊!

 

(中略)

“专心看比赛。”

 

突如其来的一声打断了周桦柏的念头,他转头望去,看到的是他们队长王杰希严厉的神情。

 

周桦柏忽然放下心来,不再感到恐慌。因为他完全可以感受到,队长丝毫没有受到大家这种对比心态的影响,只是就事论事地对他此时的走神表示不满。

 

=21

 

“这应该算是遮影布的技巧吧?”乔一帆心下想着,如此紧张的一刻,他却还是不忘孜孜不倦的观察,无论敌友,他都在努力从他们身上找到东西来提高自己。而眼下君莫笑对笑歌自若的攻击,乔一帆看来就是遮影布的思路和技巧。只不过通常遮影步是控制角色走位往对方的视角死角里移动,而现在,叶修是利用君莫笑的攻击调整笑歌自若的姿势,将一寸灰所在的位置摆在他的视角死角。

 

“原理是那样,不过这个恐怕比遮影布还要难点。”乔一帆如此认为。利用攻击控制别人的角色,肯定是比直接操作控制自己的角色要难太多。

 

接下来该我了!

 

大赛不忘学习提高的乔一帆可没有忘了自己的使命和职者,看到君莫笑和寒烟柔攻击着笑歌自若呼啸而后,他的一寸灰就像是收到什么指令似的,立即开始了吟唱。

 

=22

通过这样的逆推说轮回的部署有问题,这无疑有些马后炮。就在当时的处当来说,轮回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倒是一开始就抛下苏沐橙的沐雨橙风,众人的角色齐齐冲上救援方明华的这份坚决,可以说有一点点欠考虑。

 

至于此时,因为江波涛不在,轮回面对乔一帆的阵鬼有些棘手,这是现实。但是也要反过来想一下,如果江波涛的无浪还在的话,乔一帆的一寸灰,恐怕也就不会这样贸然出手了。

 

所以说,与其说是轮回的部署有问题,倒不如说是乔一帆审时度势的判断更为清晰。是他富有大局观的决断,最终造就出了这个看起来是“轮回的部署有问题”的局面。

 

“出色的团队选手。”职业选手这边又称赞起来了,每每这种时候,对微草来说总是有点煎熬,众人望向他们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就是心中再坦然,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23

“交叉侧步。”有人叫出来了。这个名字一出,所有人恍然,立即明白这即视感是哪来的了。

 

交叉侧步,这不是什么稀有名词,而是一个非常普及的技术术语。不过因为不同职业拥有不同的风格和战斗方式,所以很多职业都有一些独属于他们的技战术术语。

 

交叉侧步就是如此,他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移动技术,是指用非常小的步伐结合快速的步幅,走最短的距离,贴身绕行角色的侧面,或是身后,以便完成背身攻击。

 

背身攻击有伤害加成,这是通用设定,但是有一个职业,在通用加成的设定之上,却还有独属于他们职业的背身伤害加成。

 

刺客!

 

刺客的转职技能“暗杀艺术”,赋予了刺客更高的背身伤害。再加上他们本身灵敏的身手,所以刺客这职业,都会尽可能地去追求背身攻击。交叉侧步,不是只有刺客能用,但绝对是刺客最能体现其价值的。所以将这门移动技巧运用到炉火纯青的,通常都是刺客。

 

一寸灰当然不是刺客,交叉侧步,一些近战职业也有可能会用到,但是,鬼剑士,尤其是一个阵鬼,和这门技巧似乎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但是此时一寸灰赫然使出的就是这一移动技巧,能让人瞬间就感觉到违和感,可见他这两步交叉换步的特征再明显不过。这绝不是知道这门技巧于是信手拿来一用的人所能表现出的水准,这绝对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刺客才能表现出的技术特点。

 

一个鬼剑士,而且是阵鬼,对刺客的交叉侧步这么有研究,用得这么有火候?

 

很多人都觉得很费解,但是一些对乔一帆的根底有印象的,尤其是微草战队的选手们,此时却都没有太奇怪,因为他们知道,刺客,那才是乔一帆刚刚被提拔到一线队时所被赋予的职业,是他在职业圈艰苦练习了半年的职业。

 

而现在,他转型阵鬼,但是刺客生涯所练就的技巧他却没有轻易抛弃。那也是他辛苦努力习得的,虽然和现在他的职业并不太对路,但他觉得总不应该是坏事,因为在他身边就有那么一位榜样,精通全职业的技巧,乔一帆看到太多次他灵活使用多职业的技巧,化腐朽为神奇。自己没有那样的才华达成全职业精通,但是已练熟的东西,乔一帆相信那会是属于自己的武器,在某一天,某一刻,终将派上用场。只要有这么一刻,那么自己曾经这些辛苦就都是值得的。

 

这一刻,来了。

 

交叉侧步!

 

很普及的技巧,很多刺客玩家都玩得极为娴熟。这技巧是让角色至对手侧身甚至背身最快的移动方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就是让对方无解的移动方式。孙翔这水准,只是两步交叉侧步,本不至于让他跟不上节奏的。但问题是,眼下施展交叉侧步的,不是一个刺客,而是一个鬼剑士,阵鬼。

 

没有人会想到阵鬼居然使出交叉侧步,更别论他用得还这么娴熟流畅,根本就像是一个专职刺客。

 

=24

“这样好的表现机会,我就让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吧!”回到备战室后,方锐就这样牛逼哄哄地说着。

他自己看不到,但从一些不会说谎的队友眼神中所流露出的担忧,他就知道自己此时的精神状态已经藏不住了。

“前辈辛苦了。”乔一帆则比较诚恳,他显然是特清楚真相的那一类。

 

=25

乔一帆大局观出色,谨慎心细,但毕竟比赛经验还是有所欠缺。轮回这坚决快速的应对,他有些准备不足。

 

=26

利用地形,利用时机恰到好处的鬼阵,乔一帆的一寸灰顺利和这端战局完成了会和。

 

职业选手们鼓起了掌。

 

乔一帆这一路迁徙中对地形和鬼阵的运用自然是十分值得赞叹,但是大家刚欣赏的还是他这种清醒的团队意识。他没有头脑发热,他从始至终都很明确自己在这支队伍中存在的意义,他机关算尽,就是为了回来充当那个辅助全队的绿叶。

 

作为一个年轻人,这真的太难得了。

 

职业选手们一边鼓掌,一边又要情不自禁扭头去看看微草选手们的神情。

 

微草的诸位神情多少都有些不自在,乔一帆一有抢眼表现,他们就要像熊猫一样被围观。这时候他们只能去看他们的队长了,因为他们的队长总是神情自若,不以为然。

=27

这时乔一帆的一寸灰终于是赶回来了,这无疑又将增加新的变数。

 

不过,乔一帆,阵鬼,有这控制力强的大辅助参加群战,这对兴欣而言绝对是利好的消息啊!

 

支持兴欣的一方,这一刻眼都亮了起来。

 

场外职业选手们也都是这样看的。阵鬼在群战中的价值他们都深有体会。而且乔一帆大局观出色,团队意识强,有他加入,兴欣如虎添翼。

 

=28

 

可是一转眼。

 

当轮回所有角色都被兴欣所阻时,吴启的残忍静默,却突然杀到了一寸灰的身旁。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乔一帆描述不清,只是突然间,他想到了一段话,他想到他刚刚被微草提拔到一线队,刚刚从微草队长王杰希手中接过分给他的刺客账号时王杰希对他所说的话。

 

“刺客是暗杀者,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暗杀者才是最可怕的,容易让人无意间就放松戒备。不受关注的普通,这是很难得的暗杀天赋。”

 

=29

乔一帆想起了王杰希所说过的话。吴启看来就是具备昔日前辈所说过的那种才能。因为他敢肯定他真的没有忽略吴启,他真的有注意到残忍静默,但是……他没有意识到残忍静默的威胁,也或者说,残忍静默的威胁没有引起他足够的重视,他觉得来自其他轮回选手的威胁更应该优先处理。

 

当初的微草,是希望自己成长成这样的刺客选手吗?

 

乔一帆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没在对此有太多感慨。如今的他已彻底转型阵鬼,而且对这个职业非常得心应手。刺客对他来说已是过去,他没有抛弃那时候所学到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回头。

 

或许他真的在微草错过过什么,但他不会为此懊恼,他只会更加珍惜眼前。

 

眼前的一切得来不易,眼前的一切他很满意,眼前的一切,他需要用全力去守护。


=30

献给在第十赛季守护着兴欣获得胜利并在未来继续守护兴欣的鬼剑士,一寸灰的使用者,乔一帆


评论(12)
热度(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