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睡不到11点QWQ

一入全职深似海,主写CP如下
动漫:佐鸣|青黄
全职:伞修伞无差,黄喻,邱乔,王乔,林方,昊翔
可食用的CP:叶all(叶蓝叶黄叶韩不吃,偏向叶张叶莫与叶王)/喻黄喻可吃,王喻也可吃/江周江都吃/喜欢小乔包子莫凡,兴欣粉无误

写文近期相关:青黄(黑篮)|佐鸣(火影)|全职同人

默默地躲在角落里研习着写作的人

【全职同人/ABO/王乔】一厢情愿(一)

三发以内完结的半原著向ABO的王乔中短篇

私设多多,高乔偶尔出没,但并不是狗血三角恋(大概?)

最近写全职写得停不下来0w0


【王乔】一厢情愿(一)

 

醒来时乔一帆面对的是完全陌生的天花板。

他仰躺着没有动,和上林苑白色的天花板悬挂的高度有明显的差异,正中间更是挂着一盏比平常人家里华丽许多的吊灯,硬生生地闯进他眼里,逼得他去思考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

天花板一片空白,他的大脑也一片空白。

总而言之,他可以确信的是,他不在自己熟悉的兴欣,甚至可能根本不在H市,不然空气不会这样干燥,像一片被榨干的沙漠,而他仰躺在这里,张开嘴迟缓地呼吸,好像猝不及防被丢进沙漠里的鱼。

空调的嗡嗡声突然加大,持续地在他耳边鸣响,冲刷他的思绪。不对,或许他还在H市,是房间里的空调温度过高,把整个空间的水汽都烘干了。

他还是没急着动,仰着脸,眼睛一眨不眨,茫然地盯着吊灯上装饰的琉璃珠看了几十秒。

身下的床都比自己在兴欣住的那张要软上几分,陌生的质感借由与床铺相贴的皮肤在体内蔓延,冲撞,这种冲撞是温柔的,但那温柔足以把自己的身体撕裂……

是的,撕裂。

乔一帆感觉到了,在自己体内那不合常理的撕裂感,绝对不是简单的疼痛,不是被车撞到或者被击打的疼痛。

是一场又一场汹涌的、仿佛潮水般跌宕起伏的冲撞。

乔一帆清醒了一半,他发现,自己正躺在H市一家酒店的床上。

而且不是一个人。

 

“你醒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挨在他的耳边,激起他一个寒颤。

“唉?”

熟悉是必然的。

这是他听过接近一年的嗓音,尽管这个声音极少与他直接对话过,但他绝对不会分辨错误。

他曾有些卑微地期望过这个嗓音能够更多地对向自己,无论是责怪还是教导,哪怕只有一句话,他都会紧紧地抓住不放。

他一直热切地渴望获得他的关注,就好像初生的新草迫不及待地接受并汲取天上的雨露。但他是微草队中的小透明,站在饮水机边拿着一张刺客的账号卡,存在感比刺客还要微弱,弱到根本得不到一丝一毫的认可。

王杰希不会像天空一样将雨露平等地抛洒给每个人,他有他的使命,他是微草的队长,为了完成微草夺冠的使命,他注定只能一个人指挥着他的王不留行,将整个微草扛在肩上,义无反顾地、没有一丝犹豫地向前飞去。

 

细心的乔一帆曾经注意到,有好几次大家都已经回宿舍休息了,他们的队长还独自留在训练室。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索性把训练室的灯关掉,阴暗寂静的房间里只有屏幕的亮光照在王杰希的脸上,模糊的光影笼罩着他,让他那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都变得不再那么明显了,乔一帆小心地站在窗口遥遥看着那张专注的脸,下意识伸手,触到的是隔在两人之间的窗户,蹭得指尖一片冰凉。

“一帆,还不回去休息吗?”他的好友高英杰诧异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乔一帆回过神来,转头送给好友一个宽慰的笑容:“嗯,我们回去吧。”

他们走在长廊上,挨着彼此的肩膀,两人都竭力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先畏畏缩缩地将手贴近了对方的,凑过去,皮肤下面的血液流淌,透出难以想象的热度,然后又是谁更进一步地将手腕拧过一个角度,手指不动声色地勾住了对方的,轻轻反手握住,谨慎地像走出洞穴的兔子探着门口的草丛,耳朵竖起来,他们紧张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互相隐秘地牵住的手从远处看不出任何端倪。

加速的心跳随脚步渐渐放缓,通往宿舍的走廊长得好像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梦。

乔一帆的思绪迷迷糊糊地在这样的梦境里反复沉浮,偶尔冷不丁也会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他有点好奇,在落落无人的训练室里,王杰希的双手从未带任何装饰的袖管里伸出来,露出两截白色的手腕,一只手稳稳地敲打键盘,另一只手精准地操作鼠标,给王不留行带来不可思议的生命的手,温度到底是怎样的。

但他从来没有机会知道,因为王杰希不可能朝他伸出手。

 

一开始乔一帆也会心酸,但在微草呆得久了以后,他习惯了给周围人端茶送水,习惯了在人少时和高英杰紧张而秘密地手拉手走过长廊,也习惯了王杰希的目光掠过他,最终落在他身边的好友上。他知道他有多辛苦,没理由再在他这个实力微薄的新人身上浪费多余的精力和时间。

何况和他同期的好友高英杰,微草未来的新星,王不留行的继承者,已经足够占去他大部分的关注。

只有在注视着高英杰时,他一贯沉稳地审视的目光中会带上一丝奇异的光辉,乔一帆认识到那种光辉名为期待,他频繁地来到高英杰身后观察他,指点他,那些话语落在他的耳边,但都不属于他。

连他经过他身侧时摩擦的衣角和走路带起的微风都不曾在他身上停留更久。

他是微草里的一株杂草,阳光和雨露都忽视他,忽视得彻彻底底。

那个时候,王杰希对他说一句话一个字都是他不可求的奢望。

 

但现在,王杰希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太近了,近得他都感到不可思议,近得……让他都觉得有点陌生。

他可从来没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听他的队长说过话,而且那个声音还微微透着沙哑,像敞亮的窗户上盖了一层朦胧的纱布,细细地磨着他的耳朵,有点疼又有点痒。

不对,疼的和痒的并不是他的耳朵,是他的整个身体。

乔一帆反应过来,他艰难地动了动,凌乱的被子从身上滑脱开大半边,他挣扎着想要抬起身体,但意料之外的疼痛让他的行动最终失败了,他跌回床上,头一歪,正好对上了枕边人的眼睛,一大一小,甚是清晰地倒映在他眼里。

叶修前辈曾经说过来着,王杰希队长的脸放大了看效果会特别惊悚。

王杰希的整张脸盛在乔一帆的视野里,乔一帆欣慰地想,也没有叶修前辈说的那么夸张,也还是那么的……

那么的什么来着?

“唉?”乔一帆惊叫了一声,他回过味来,他他他他他可是躺在队长的身边啊。

而且自己还是赤身裸体,虽然开了空调,骤然暴露在空气里的肩膀还是刺激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鸡皮疙瘩。

乔一帆发誓这鸡皮疙瘩不是自家队长脸上那被叶修前辈评价为“惊悚”的大小眼给吓的。

“队队队队队长……”

 

眼前的状况是多么地匪夷所思又让人尴尬,乔一帆来不及思考别的,只能这么下意识喊道,这一声队长因为他结结巴巴的开口,硬生生地变成了好几声。

话语里满是犹疑、尴尬和对眼前状态的不确定,接着他也不知道下文该说些什么来应对,脸倒是提前红到了耳根,嘴唇哆嗦着没再说更多。

他陷入了沉默,王杰希似乎也完全不介意这沉默一般,一点都不显得局促和尴尬,乔一帆也不敢再与他对视下去,视线迟疑地、谨慎地在房间里逡巡了几秒钟,余光终于扫到乱七八糟堆在床下面的一身衣服,也顾不得身体疼痛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冲到衣服堆里,手忙脚乱地举起一件往身上套。

“别着急。”

王杰希从床上坐起来,慢悠悠地提醒他,一边摸到遥控器把空调的温度又往上调了几度,酒店的空调质量一般,一加高温度声音更加嘈杂,嗡嗡地叫个不停,充斥在两个人的静默里,像寂静的树林里单调的蝉鸣。

“还有,我早就不是你的队长了。”他轻轻补上了这么一句,好像也不是特别刻意地指出来了这个事实。

“王队……”

乔一帆立马实诚地改了自己的措辞,随即道歉:“对不起,忘记了,都过了两年多了,我还是……”

他迟疑地停下话头,不确定这样的解释对方是否有兴趣继续听下去。

“没关系。”王杰希淡淡地回复他。

乔一帆听了他的回应以后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借这个时机他偷眼望向坐在床上的王杰希,被子拢住他的身体,唯有两只肩膀露出来,让他在这样的张望中情不自禁想去揣测对方皮肤的温度。

就好像几年以前他隔着玻璃窗在思考训练室里,计算机前那双比较白皙的、看上去沉甸甸的手腕一般。

什么都没有变啊。

他莫名地想起自己那些伸着脖子畏怯地张望的时候,感到一阵与那时相同的心悸。

即使他现在再也不是微草的小透明,荣耀第十三赛季兴欣再一次夺冠后,他更是上升到了全明星的阵容里,从同是阵鬼选手的前辈手里夺过了第一阵鬼的称号。

此刻他蹲在地上,依然仰望他。

 

王杰希嘱咐了他不要着急,他就真的听话地放慢了速度。他耐心地从自己和王杰希混在一起的一堆衣服里挑拣出来自己的,偶尔听到床上被子的响动后会立刻惶惶然地抬起眼睛,瞥一眼王杰希,对方似乎不甚在意他这边窸窣的动静,只是靠在床头安详地合上眼,平静地等着他把衣服穿完。

乔一帆看到他阖上了眼,一愣,手里的动作放得更慢更轻了,他唯恐惊扰到自己昔日的队长,整个人的动作像上了发条,抬手之间怕摩擦得空气要出声似的,一举一动都僵硬异常。

他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细腻的绒毛亲吻他的脚心,让他联想起那些冲撞中的纠缠和亲吻,宛如绵绵细雨一般落下来,打在他身上每一个可能被亲吻到的、隐秘的角落,好像一枚又一枚的烙印,轻易没有消褪,刻在他身体深处的记忆里,牵扯得他内心和身体一起发疼。

“怎么了?”王杰希问。

乔一帆一个激灵,不是闭着眼睛吗,怎么还能那么及时地察觉自己的动作正好停在半空中呢。

“你一直看着我,我感觉的到。”王杰希像是能够听到他心声一样回答他,大概是闭目养神的效果很好,他的语气里减少了几分一贯的严肃和沉稳,听上去轻松不少。

“嗯,原来队长……”

意识到又一次称呼上的错误,他赶紧又生硬地改口,“王队不看相也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啊……”

“是你太好懂了。”王杰希开口说。

意思是不用看面相都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吗。

乔一帆郁闷,不自觉地鼓起脸颊,脸两边一边一个泡泡,让人很想伸手去戳一戳。

王杰希咳嗽了一声,提醒他:“不继续穿衣服吗?”

乔一帆此时才刚刚穿好上衣,两条光溜溜的腿还露在外面,说了这么一阵的话,对方早就张开了眼,目光无意地掠过他这边又移开,室内温度不低,乔一帆被这么看着只觉得热气直直窜上后背,整个脊椎骨都在发热,王杰希的目光像火星,引燃他脊背上的火线一路往上,烧得所到之处一片火热,昨晚残余的热情瞬间闪过他的脑海,目光触摸还有亲吻,王杰希给予他的一切把他的身体直接炖成一锅黏糊糊的汤水,瘫倒了化开了,倒进炉子里,重塑了一个他出来。

乔一帆只觉得脖颈处像刻上一枚印章,头脑发热,昏昏沉沉,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

“别……看我。”干涩的嗓音拉扯他的喉咙,他恳求着他,垂下的双眼没有对上他的目光。

“要我帮忙吗?”王杰希平静地问。

“昨晚已经帮你清理过了,不过这种事情对你负担比较大,一个晚上你应该还恢复不过来。”

他解释得很周详。

“呃,不用了……”乔一帆窘迫地摇摇头。

他勉强支撑自己,身前身后到处都是热情褪去后遗留下来的痕迹,仿佛冲上海滩的贝壳,杂乱无章地分布在各个角落,他有气无力地拿起裤子,一心只想把它们赶快遮掩起来。

遮掩起来,然后遗忘这段记忆。乔一帆一厢情愿地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那时候他觉得这种决定对王杰希,对自己都是最好的选择。

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事故,进而把这个事故当做不存在,一切就将回复正轨。他在心里苦笑着。毕竟发情期提前这种意外,也的确是一场突发的事故不是吗。

在既定的剧本里,不会有这样的剧情,沿正轨前行的路上,自己和王杰希除了荣耀,一定不可能发生任何交集。

所以现在这场意外,就只是一场受信息素影响而偏离正轨的意外而已。


评论(13)
热度(577)